《我們的革命》

作者:(美)伯尼·桑德斯

出版社: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

上市日期:2020年06月

內容簡介:

美國民主黨在美國大選中失敗后,如《時代》所評價的那樣:憤怒和無時不在的恐懼成為了主流。在這樣美國民眾情緒的推動下,桑德斯依據自己40多年的從政和參加美國大選期間獲得的資料,運用大量現實的數據和案例,對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制度體系所面臨的困境進行了深思,出版了《我們的革命》,同時講述了個人政治生涯中所經歷美國政治黨爭。 《我們的革命》在美國政治、階級、經濟、環境、種族、社會正義等方面提出了問題和改革方案,在美國影響力巨大。

在線閱讀

全本定價:¥68

作者簡介

 伯尼·桑德斯

美國政壇從政47年,《時代》2016年度“全球*影響力人物”榜榜首,美國近年民意調查屢占支持率第一的政治人物之一。

桑德斯是一位民主社會主義者,也是美國歷史上首位信奉社會主義的參議員,他并不屬任何政黨。

2015年,桑德斯正式宣布參加美國總統大選,由于參加美國大選時加入民主黨黨團運作,故在委員會編排方面被算作民主黨一員。在多次民意調查支持率領先的情況下,被希拉里聯合民主黨內力量擊敗,許多原本支持民主黨的選民因此轉投特朗普,這個事件也被美國媒體稱為“希拉里失敗的重大隱藏因素”。


《我們的革命》

作者:(美)伯尼·桑德斯

出版社: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

上市日期:2020年06月

在今天的美國,包括20%的兒童在內的4300萬人生活貧困,很多處于極度貧困中。2800萬美國人享受不到醫保,每年都有上千人因為沒錢請醫生失去生命。很多聰明的孩子不貸款根本支付不起高昂的學費。上百萬的老年人以及許多殘疾退役老兵都靠社保艱難度日。

在經濟動蕩,人民生活困苦的同時,也存在另外一種現實。事實上,最富裕的人們以及大企業從來不為民眾著想。大多數美國人生活艱難,對未來失去信心時,富人卻更富裕了,大部分新增財富都流入了金字塔尖1%的富人之手。

 

美國是全球最富裕的國家。但這對大多數人民來說沒有任何意義,因為絕大多數財富都控制在很少一部分的權貴手中。美國現在的貧富差距是主要國家里最大的,也是自1920年以來最大的。在我看來,解決巨大的貧富差距是一個道德問題,是我們這個時代巨大的經濟問題以及政治問題。

 

如今,我充分意識到共和黨們對于“分配財富”這一概念緊張至極。但過去35年見證了巨大的財富再分配。

 

不幸的是,財富再分配流動方向完全錯誤。數萬億美元從中產階級手中流出,轉而流入千分之一的最富裕階層的銀行賬戶中。1979年,最頂尖的千分之一的富人持有全國7%的財富。今天這一數字已經達到了22%

 

過去15年間,美國億萬富翁的人數是原來的十倍。2000年,美國有51個億萬富翁,他們的總凈值之和僅是4800億美元。而今天,美國有破歷史紀錄的540個億萬富翁,總凈值之和為2.4萬億美元。

 

戰爭結束后第一年,來自全國各個行業的500萬工人進行了抗議游行,反對裁員、要求支付加班工資、改善工作環境。然而,國會并沒有滿足工人們的合法要求,對工人們長期積壓的憤懣不予理會,在1947年出臺了《塔夫脫-哈特萊法案》(Taft-Harley Act),嚴重限制并損害了工會運動,允許各州出臺工作權利法案,這也造成了私營企業工會數量下降。

 

顯然,這遠遠算不上烏托邦。但這一時期經濟飛速增長,雖然收入和財富不平等,但經濟增長也讓工薪階層大都步入了廣義的中產階級行列。

 

直到特殊利益權貴要求一點點蠶食屬于民眾的蛋糕。

 

他們要求放松監管,尤其是銀行業,這樣他們能獲得更大的利潤。他們推動簽署自貿協議,這一舉動大大損害了美國的制造業根基,追逐“向下競爭”。工人們組建工會的難度加大,很難為自己爭取更高的工資。權貴們還削減了基礎設施建設,工作崗位也大大減少。他們打破了社會保障網絡。不受任何監管的自由市場資本家已經牢牢控制了美國的政治。

 

他們宣稱“自由”不是工人有權獲得合理的工資待遇、受到尊重、享受社保,“自由”意味著企業家有權給工人支付最低工資,而且不受政府干預;“自由”是華爾街和對沖基金經理人不顧一切后果賺取大量套利,打破市場規則;“自由”是億萬富翁有能力收買選民,選出為他們服務的政府,而不是為中產階級和工薪階層。

 

結果是:曾被全世界羨慕的美國中產階級自此之后持續衰落,那些依舊留在中產階級陣營的人們也發現很難為繼,他們不得不加班,有時還需要兼數份工作,薪水卻越來越低。

 

今天排除通貨膨脹的影響,美國家庭收入中位數比1999年減少了將近1400美元。男性工人的全職收入中位數比43年前減少了2144美元,這一趨勢仍在繼續。過去10年間,美國81%的家庭收入不變或是降低。

 

人們工資降低了,因此工作時長也自然會延長。事實上,我們的工作時長是發達國家中最長的。日本人在國際上是出了名的工作勤奮,但我們國家人民的平均工作時長比他們一年多71小時。

 

100年前,美國的工人們為爭取每周40小時工作時長進行了游行活動。他們舉著旗子,告訴全世界他們是人,不是工作的機器,他們需要留出時間陪伴家人、進行繼續教育、參加文娛活動。100年過去了,社會反而倒退了。蓋勒普的調查結果顯示,美國人目前平均每周的工作時長是47小時,將近40%的人每周工作時長超過50小時。

 

很多工作沒有為員工提供帶薪休假和帶薪病假的福利。去年,41%的工人沒有享受到帶薪休假,一半的低收入工人根本沒有享受帶薪休假的權利。此外,36%的私營企業工人連一天帶薪病假都沒有休過。

 

今天,工作就是人們的義務。生病了也要上班,否則就有可能失去工作;孩子生病了,你也得上班;父親去世了,需要上班;生孩子只能休養兩到三周,因為根本沒有帶薪休假;如果你有一份白領工作,那就應該無條件加班,因為人人都是這樣做的,你還要更努力才行;無論走到哪里,都需要隨身攜帶筆記本電腦和手機。

 

在佛蒙特以及全國各地,很多人需要打兩到三份工,以支付日常的賬單和享有醫保。在全國各地,人們都在努力工作,無論何時都是行路匆匆。

 

政府計算失業率有不同的方法。自201510月以來,我們每月在報紙上看到的官方失業率不到5%,還算可以。不幸的是,真正的失業率是這個的二倍,這對于一些地區來說實在是太高了。

 

現實情況是:官方統計的失業率沒有將放棄找工作和找不到全職工作而只能做兼職工作的人們算在內,2000萬美國人都屬于這樣的情況。如果你沒有工作,并且沒在積極找工作,那么你就不被計入官方的失業人群中。如果你一周工作時長不到30小時,因為老板不想為你繳納醫保費用,那么即便綿薄的工資根本無法維持生計,你也不算是官方失業人群。

 

年輕人的就業情況就更糟糕了。人們很少會談到未念大學的年輕人的就業危機問題,事實上他們的失業率已經嚴重超標了。白人如此,非裔、拉丁裔、印第安人的情況更為嚴重,少數族裔的青年失業率高達30%~40%,在一些地區比這還要危險。如果年輕人無法找到工作,無法賺取收入,那他們就更容易從事一些破壞性的活動。

 

“美國夢”的一部分就是父母努力工作,為的是孩子將來能比自己更有出息。這樣我們的國家才有希望,人們才有機會,這些是包括我父親在內的世界多地的人想要移民美國的原因。而現在情況不同了,雖然父母的想法是合理的,但現實是孩子們過得越來越不好。我家以及數百萬的美國家庭都是如此。父母辛苦工作、付出,孩子念好大學,比父母更有出息,歷史上我們的國家是這樣的,我們也應該保持下去。

 

今天,在很多家庭看來,“美國夢”已成為一場噩夢。人們感到生氣、沮喪、恐懼,因為他們不知道等待孩子們的是什么樣的未來。父母比以前工作更辛苦了,但孩子的情況并未因此改善。很多孩子過得比不上自己的父母。過去父親工作的好工廠都轉移到了中國,兒子從高中畢業后還能找到不錯的工作嗎?女兒從大學中途退學后,能靠低收入還得起6萬美元的學生貸款嗎?孩子們能自己買得起房子嗎?

 

現實是:如果我們不變革經濟,那很有可能有史以來,子女的生活水平將首次低于他們的父母。這是完全意義上的倒退。人民越來越窮,我們不能允許這樣的事發生。

 

對于年長的工人來說,現在的經濟情況非常可怕。他們親眼看著很多收入不錯的制造業崗位移向海外,同樣的工作現在只能賺到過去的50%~75%。很多人工作了幾十年,到頭來還是無法領取應得數目的養老金,很多人不得不拿出自己的積蓄填補日常開支。這也是一半多退休工人沒有積蓄的主要原因。一半多退休工人沒有積蓄,一點都沒有。

 

競選中,我有幸遇到了很多生活艱難的美國人,媒體很少報道他們的生活。他們生活在中部城市和農村地區,包括非裔、拉丁裔、印第安人以及亞裔。他們每天為錢發愁,養育孩子、付賬單、充汽油,他們很難付得起這些錢,他們是逐漸消失的中產階級。我很感激他們愿意和我分享自己的故事。

 

我在密歇根的弗林特舉行過一場市鎮會議,那里的社區由于糟糕的貿易政策,失去了大量的汽車制造業工作崗位。50年前,弗林特是美國最繁榮的城市之一,工薪階層在通用汽車公司有不錯的工作,享受不錯的福利。今天,這些工作已經消失了幾年了,弗林特變成美國最貧困的城市之一。貧窮、高失業率、破敗的大樓、犯罪、窮困潦倒的學校,這就是弗林特今天的景象。

 

最近弗林特市獲得了國際關注,起因是為了省錢,當地開始使用高污染的弗林特河的污染水源。我永遠不會忘記我和簡與弗林特民眾談話時,他們描述孩子們喝了有毒的、含鉛的水后有何反應。在一次頗有感觸的會議上,我們聽到一位母親描述自己的女兒飲用了有毒的水后失去認知的反應。原來活潑開朗的小女孩突然失去了記憶,只能在特殊學校上學。

 

密歇根的底特律也是靠汽車行業繁榮起來的。事實上,在1960年,底特律的人均收入在全國是最高的。然而,“工業重組”導致底特律的汽車工廠接連關閉。自1950年至今,底特律人口減少了60%。高樓林立的市中心現在一片狼藉,現在底特律的人均收入不到全國平均數的一半,貧困率是全國平均數的3倍。

 

底特律的教師們告訴我,兒童教育已經跟不上時代的發展了,而且學校也面臨著財政窘境。幾年前,底特律的年輕人告訴我他們在麥當勞打工時薪只有7.25美元。一個年輕男孩說他每周在一家餐廳打工20小時,接著又坐公交去麥當勞打工,隨后又坐公交打第三份零工。底特律沒有足夠的零售商店,人們很難買到新鮮的食物。取而代之的是滿街的快餐店和街頭小店,那里賣的東西又貴質量又不高。

 

馬里蘭州的巴爾的摩曾經是個繁華的中產階級城市,但現在這里也衰落了。1970年開始,馬里蘭的制造業工作崗位越來越少,僅僅巴爾的摩一個城市就減少了10萬以上。

 

中產階級衰落不僅表現在城市。西弗吉尼亞州的麥克道威縣曾是個富裕和諧的地方。然而,美國鋼鐵公司卻停了廠,下層民眾也失去了工作。現在這里是阿巴拉契亞地區最蕭條的地區之一,貧困率、失業率、犯罪率居高不下。如今的麥克道威縣已變為幸福指數最低的地區,而且情況仍在持續惡化。由于吸毒、酗酒、自殺、抑郁問題,這里很多年輕人英年早逝。我與數百名群眾面對面交流,很明顯他們不會放棄努力,他們會竭盡所能提高自己的生活水平。

 

在艾奧瓦的錫達拉皮茲市,我與工人們一同走向糾察線,試圖和雇主宜瑞安公司重新協商協議。宜瑞安是一家食品及飲料加工公司。公司給CEO開出的年薪是600萬美元,但工人的工資卻減少了,工作時間還拉長了,沒有加班工資,很少能夠享受假期。即便有工作,也很難享受到中產階層的生活。人們被抽干了,而大企業的業績越來越好了。貧富分化愈發嚴重的又一表現。

 

別犯錯誤,這樣經濟的蛋糕才會變得更大。中產階級的衰落為數百萬美國人帶來了嚴重后果。

 

我們必須做些改變,我們必須建立為人民服務的金融體系,而不是僅為金字塔頂上的人。

穿越火线在线观看免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