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維不設限》

作者:弗朗斯?約翰松

出版社:東方出版中心

上市日期:2020年04月

內容簡介:

我們置身于一個復雜且不確定的時代:各國之間的聯系日益密切,科技創新頻率越來越快,不同的思想潮流和觀念彼此撞擊翻涌,各種意外事件頻頻發生。 我們不能只考過去的有限經驗和脆弱的信念來順應時代的變化和發展。很多時候,事情得不到解決或推進其實并不是因為思維本身,而是改變思維路徑的方法出現了問題。當你在一個領域中從事一項工作時,基本上你只能在該領域當中把概念聯系起來,形成沿特定方向演化進展的想法,我們稱這種方式為“單向思維”。讀懂思維的底層邏輯算法,用系統高效的多元思考力和執行力理性面對未來的不可預測,才能獲得成功。 本書主要就是講,大眾慣常于直線性思考,這往往會造成人們思維的局限性,看待事物的角度不夠全面,思考的不夠深入和充分,從而限制了自身的能力,降低了工作的效率和創新力等的發揮。本書就是教會大家如何多元化思考,提升綜合素質和創新力,把思考變成應對這個不斷變化中的世界的最好武器。 本書的敘述方式是通過一個個小故事引導出創新思考理論,由淺入深,理論經典實用,可讀性非常強。

在線閱讀

全本定價:¥49.8

作者簡介

 作者 弗朗斯·約翰松
    美國咨詢大師、企業家、作家。交叉思維概念先驅者。哈佛大學商學院工商管理學碩士,布朗大學學士。作者在出版該書后在眾多五百強公司把本書概念進行巡回演講,包括耐克、通用汽車、IBM。摩根大通等等。


譯者 劉昭遠
 江西財經大學畢業。出版從業者,自由譯者,曾翻譯多本歐美暢銷作品,包括《特別的他》、《別對我撒謊》、《困在時間里的人》、《雙生夢魘》、《希利爾講世界藝術史》等。

精彩推薦

 有些時候,新點子來得很慢,得花很長一段時間才能成熟。還有些時候,它來得極快,靈光乍現便一發不可收拾。這本書就屬于后者。2001年3月的一個早晨,一幅圖突然闖進我的腦海。這幅圖很簡單,就是兩道相交的明亮光束。圖像雖簡單,但它給我帶來的啟示絕不簡單。在我眼里,這兩道光束不僅僅代表著光,它們還代表著不同的領域和文化。定睛觀瞧,我發現每道光柱都是由眾多碎片構成的,就像人們在電視紀錄片中看到的原子或分子結構。它們飄浮在空氣中,相互碰撞,而每一個閃光的“原子”和“分子”都代表著某個特定領域的知識和概念。
幾秒鐘之內,幾件事情變得明朗起來。第一,最近一段時間的思考和閱讀告訴我,新的思考是由現有思想組合而成的。按照這種說法,人們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新知識是如何誕生的。觀點與概念不斷碰撞,有時會黏附在一起,從而產生新的組合。這些創意還會空襲碰撞,再創造出新的組合。第二,我經常聽人提到過這樣一條思考法規:更多的想法能帶來更好的想法。如果這一說法成立,那么兩個領域的交叉按理說是可以促進創新的。因為交叉不僅增加了各個領域想法的總數,而且能讓想法倍增。新創意的組合潛力將實現指數級增長。


最后這一點是關鍵。我們如果可以在交叉點上大幅推動創新,這就能解釋我一生中篤信的一個概念:當我們把不同觀點、文化和背景融合在一起,便極有可能產生偉大的創意。那幅圖片僅僅在腦海中出現了一分鐘,卻重新定義了我的生活。

《思維不設限》

作者:弗朗斯?約翰松

出版社:東方出版中心

上市日期:2020年04月

人類的天性使得人們傾向于讓自己待在某種“可以接受”的風險水平上。“可接受”的程度因人而異,并且會隨著人們生活階段的變化而變化。每個人都有自己覺得舒適的風險水平。加拿大心理學家、風險學專家杰拉爾德·懷爾德(Gerald Wilde)把這種現象稱為“風險平衡現象”(risk homeostasis)。簡而言之,這個概念是指人們會通過某些方面規避風險,對某些高風險操作則做出補償。


想象一下,如果你要駕車進入一段光線昏暗,又全是急轉彎的危險路段,你自然會放慢速度,以免遇到新的危險。相反,當你離開這段危險路段,駛入寬闊筆直、光線充足的大道,你又會加快速度。這種行為模式十分合理,毋庸置疑。但是這種行為不應被看作是直覺使然,其實還有其他的原因。這暗示我們所采取的旨在減少風險的措施幾乎不起作用,比如我們用來保證道路安全的一系列措施。我們的行為本身的風險性越大,便會自發地對其加以補償。


這個結論來自德國慕尼黑的一項重要研究。實驗人員在半數的出租車上安裝了剎車防抱死裝置,另一半的車上則沒有安裝。接下來的3年中,實驗人員通過隱藏的傳感器對這些司機進行秘密監控。剎車防抱死裝置的好處在于,它可以讓司機更好地控制車輛。這一裝置可以防止車輪在緊急制動的情況下鎖住,因此即便是在剎車的情況下,司機也可以較為容易地控制汽車。人們自然而然地認為,這一裝置能降低交通事故率。然而事實卻并非如此。裝有剎車防抱死系統的汽車發生交通事故的概率與未安裝這一系統的汽車沒多大差別。因為一旦有了系統的保護,司機就會感到有恃無恐,車開得更快,剎車更猛,提速更快、越道搶行、急轉彎等。這種情況似乎有些違背直覺。風險平衡機制也表明,我們所采取的許多挽救生命的努力其實根本沒有作用。杰拉爾德·懷爾德之所以選擇研究交通事故,是因為這里保存了完整的統計學資料。無論他觀察的是哪個領域,觀察到的行為模式都是一樣的。那些參加了最好的汽車駕駛培訓課程的司機出現交通事故的次數與只接受了基本訓練的司機一樣多。這是由于那些只接受了基本訓練的學員在道路上的危險駕駛動作更少。帶斑馬線標志的人行橫道線并不能減少這一區域所發生的交通事故。一些針對此類事故的調查報告顯示,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情況,是因為人行橫道給路人帶來“一種錯誤的安全感,認為司機在任何情況下都可以,而且也會把車停下來”。


我們都知道,系安全帶有可能提高乘客遇到事故后的存活率。但如果我們只是系安全帶,卻不改變自己的駕駛習慣,難道就能安全了嗎?假設你沒有系安全帶,駕駛的時候是否會更小心一點?大部分人都會。同理,研究證明,如果我們系上安全帶,駕駛時自然不會那么小心。風險平衡機制經常能在我們無法預料的地方影響著我們的生活。比如,兒童安全瓶蓋剛發明出來的時候,兒童誤食藥物中毒的情況反而增加了。這是因為有了兒童安全瓶蓋,孩子的父母就不會想著把藥瓶放在遠離孩子的地方。那么風險平衡機制在交叉點領域上是怎樣起作用的?

国产精品高清视频免费-国产亚洲精品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