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人的藝術》

作者:山姆·高斯林

出版社:北京聯合出版公司

上市日期:2018年04月

內容簡介:

本書作者山姆?高斯林博士通過觀察數以千計的房間和辦公室,發現了物品擺放方式所透露出的人物個性信息。我們的物品以及我們布置它們的方式甚至比我們最親密的交談還能展現我們的個性!

在線閱讀

全本定價:¥45.00元

作者簡介

山姆?高斯林(Sam Gosling)

美國心理學會(APA)青年心理學家年度杰出貢獻獎得主、柏克萊大學心理博士、得克薩斯大學心理學副教授。他的作品廣泛出現于各大媒體上,比如《紐約時報》《今日心理》《華盛頓郵報》《早安美國》等。他的首部著作就被知名科學雜志New Scientist選為年度好書,受到廣大報紙、廣播、電視等一流媒體的好評。高斯林博士的研究領域為性格差異,以及人們在日常生活中如何形塑對他人的印象。首創“房間研究”,由整體環境、擺放物品的特點精準判斷物品主人的性格,被廣大媒體贊譽為“觀察教父”。

《重口味心理學》《欲望心理學》后更深度解析人性的的科學觀察術。易懂、易學,隨時隨地可上手練習!


精彩推薦

本書榮獲“美國心理學會年度貢獻獎”,“New Scientist年度好書”,以及《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今日心理》《早安美國》一致推薦!

本書所倡導的以物識人方法是全球暢銷書《異類》《引爆點》作者、紐約客怪才格拉德威爾盛贊的心理學發現。

這是一本你看完后想立刻清理臥室、整理辦公桌、刪掉朋友圈的書!你的肢體動作,你的臥室、辦公桌、書柜、播放器歌單……你的一切私人物品都在不經意間泄露你的自我!如果你正在尋找一個愛人、一份工作、一所新房子,讓這本書帶你去了解它!


《看人的藝術》

作者:山姆·高斯林

出版社:北京聯合出版公司

上市日期:2018年04月

在西方,文身通常被看作是針對他人的身份標簽。文身不僅能宣示特別的價值觀、態度或者忠誠,永久文身還傳達出文身者對該價值觀的持續追隨——你肯定不會把一個易變的信仰文到身上;印在T恤衫上或者保險杠貼紙上的“佩羅總統”(Perot for President)標志比用墨水寫在額頭上更能達意。但并不是所有的文身都是為了給別人看。去加利福尼亞讀研究生之前,我的朋友阿曼達在她的手臂上文上了得克薩斯州的輪廓。這并不奇怪,她愛自己的故土;但是文身的位置表明這是一個針對自己的身份標簽:文身在前臂內側——從我的角度來看,它是顛倒的。這看起來會有些奇怪,直到我們意識到阿曼達將文身文在那里就是提醒自己記得家鄉,而不是告訴別人自己來自哪里。文身的位置意味著她可以往下看,想到自己的家鄉; 如果文身在肱二頭肌或者肩胛骨上就不會有這個作用了。這個例子強調,我們考慮身份標簽的時候,注意其位置是非常重要的。位置決定了線索所起的心理作用。

身份標簽可以在T恤衫上、紐扣上、項鏈上、鼻環上、文身上、電子郵件簽名里、海報上、旗幟上、保險杠貼紙上,及其他大到能容下某個身份符號的任何地方。史蒂文?利維(Steven Levy)在他講述iPod的《完美之物》(The Perfect Thing)一書中描述了“戰爭”:在戰爭中,有iPod 的人將他們的數碼音樂播放器插到另一些人的臉上,以此來彰顯他們的時尚。在20世紀80年代,“復古收音機”和“便攜式收錄機”流行的時候,很容易(實際上不可避免)將你的品位暴露給他人。但是當耳機將這種方式擠出街頭,直接進入我們的頭顱之中的時候,我們便失去了這種表達方式。盡管并不像放著The Fat Boys 的最新歌曲穿過地下車道的汽車那樣擾民,iPod的屏幕,至少部分保護了你免于讓別人知道是什么正在震撼著你的世界。

現在我們可以在無線局域網內通過音樂播放器向他人傳達我們的音樂品位。它被稱作“共享”的設計,允許擁有兼容播放器的人共享你的音樂,它也能用來查看他人的音樂收藏和音樂播放清單。在第七章中我們將談到,只需瞥一下一個人的音樂集,你就能迅速了解其個性、政治觀點、藝術愛好甚至是對酒的偏好。

實踐中,很難區分一個身份標簽是針對自己的還是針對他人的。貼馬丁?路德?金的海報可能會同時強化你對自我的認識并讓別人了解你的價值觀。但是將這兩種標簽區別對待很有必要,因為它們反映的是不同的動機。例如,這種區分可以幫助我們了解公共空間和私人空間的差別。在一個人的家中,是什么把玄關、餐廳、客廳和次衛等他人肯定能看得見的地方,與臥室、書房和主衛等需要高度安全感的地方區分開來呢?可能有宗教標志的圖像,例如十字架或猶太教燈臺,是放在公共空間的,而一些家庭物品則放在私人空間。又或者,如果主人不太在意家庭隱私,反而把精神層面的身份看成是私密的,那么他可能就會將宗教圖像藏起來,把家庭照片拿出來給大家看。

對觀察者而言,發現這些不同很有價值。因為它們暗示著對自我的潛在分解。幾年前,我的一個科學家朋友吉納維芙來城里參加一個干細胞研究會議,我和她在酒吧相遇,當時她正同一個參會的神經生物學家聊天。這不是我的研究領域,會議上也沒有我認識的人,所以在選擇聊天話題的時候我顯得有點傲慢,不像我在自己的專業圈子里談話時那樣有禮貌。一時興起,我把聊天的內容轉到道德和宗教上去了。但是我很快就意識到吉納維芙的同伴變得異常安靜。從一些無意間的談話中我們得知,他和絕大多數的生物學家相反,有著虔誠的宗教信仰,卻對此一直保持緘默。鑒于我的嗜好,我開始情不自禁地想象這種不自在的分裂感是如何在他的一畝三分地里表現的。我可以確定,他的研究室和實驗室并沒有明文禁止擁有宗教信仰,但是他的秘密被發現之后他很震撼。我懷疑,他家的公共區域中幾乎沒有精神象征;我們可能只會在他感到真正安全的地方發現這些象征,如在他的臥室或者書房里。

所以作為一個觀察者,你需要注意人們給自己和他人的信號之間的差異,但是也要準備好留意差異不存在的情況。偽裝的外表可能符合主人的自我認知,因為這可能不會反映出內在自我和外在自我之間的博弈。有時候,剛開始就表現為公共空間的場合也會涵蓋私人空間。許多辦公室就是如此。劇場將管弦樂隊的位置設在舞臺前方,從心理上就把舞臺與后臺分開來。你可以在一個空間內用這種公共空間和私人空間之間的區別來觀察身份標簽。在一間辦公室里,工作人員和來訪者被一張桌子隔開,查看一下桌子上物品的朝向。這個人的配偶和孩子的照片是面向他嗎(“我因自己是這樣美好的家庭的一員而自豪”)?或者照片是朝外的,主要是想讓他人看(“看看我漂亮的另一半和我的孩子”)?

另一個能看到差異的地方就是前院和后院,后院多數是供娛樂和休息的地方,前院是多數人向外界發表“聲明”的地方。如果你想掛一面旗子,將旗子掛在前院才會有意義,而不是掛在后院。前院的空間可以被任何一個經過的人看到,也會提供房主的個性線索。

在一項很有意思的研究中,來自猶他大學的卡羅爾?維爾納和她的同事研究了我們如何通過觀察人們房前的裝飾來了解他們的社交。首先,她在鹽湖城收集了許多圣誕節時的房屋照片(所有房間里都是慶祝圣誕的人們)。然后研究者采訪了房子的女主人,判斷她們的社交水平。來自16個家庭的照片分到52個評判者手中。評判者基于他們在照片中看到的來評定主人的社交水平。8所裝飾過的房子中,有4位是擅長交際的人,另外4位屬于不擅長交際的人;8所沒有裝飾的房子中, 擅長交際和不擅長交際的人數也平分秋色。

你可能會期待,評判者會認為圣誕節裝飾房子的人比不裝飾的人更擅長交際。但是研究者表示,針對他人的房主身份標簽和針對自己的標簽會有不同。裝飾過的房子中,不擅長交際的人釋放出最強烈的交際信號,這個發現暗示維爾納:他們希望自己房子的外觀,包括圣誕裝飾,能夠傳遞友好的信號,以便幫助他們和近鄰交朋友。

但是即便是沒有經過裝飾的房子,評判者也能從他們的房子判定出他們是否擅長交際。評判者將擅長交際者的房子描述為“開放”和“長期有人居住”,而不擅長交際者則被描述成“封閉的”“被遺棄的”(在房子維護、整潔度和吸引力方面,評判者看不出擅長交際者和不擅長交際者之間的不同)。因此,觀察者們得出結論,這種結論不僅僅是依靠直接的身份標簽,如圣誕裝飾,還通過易忽略的個性揭示,如長期有人居住是什么樣子。

国产精品高清视频免费-国产亚洲精品在线视频